相关文章

扬州绒毛玩具如何摆脱世界“加工厂”的窘境

来源网址:

  临近圣诞节,扬州嘉瑞琪、雅伦等毛绒玩具生产公司纷纷传出好消息,由这些厂家生产的圣诞毛绒玩具再一次热销欧美各国和地区市场。据了解,扬州历来是中国毛绒玩具出口最大的城市之一,供应量占全球毛绒玩具总量的1/3。

  造就60亿大产业

  “我们生产的圣诞节毛绒玩具在10月就已经运到了世界各国和地区,目前正在各地热销。”扬州嘉琪瑞工艺品厂的徐总在生产车间对着成堆的泰迪熊和毛绒兔告诉江南时报记者,由于岁末年初节日特别多,他们的生产已经排到了明年情人节。

  据了解,扬州嘉琪瑞生产的所有毛绒玩具是直接出口的,是扬州最大的毛绒玩具生产出口厂家。每年生产约800万只玩具,年营业额达到2000万美金,是全球著名的沃尔玛、罗斯、斯皮尔等大公司的常年供应商。

  在扬州,类似于嘉瑞琪的玩具生产公司还有雅伦、利达等。它们以维扬区为主要集中点,形成了从面料、辅料、配件、填充料、玩具生产设备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其以市场为拉动力,形成了较强的产业集聚,方圆50公里内拥有大大小小上千家玩具生产企业。

  扬州一直是中国的玩具生产重镇,1958年扬州竹制的“扯铃”曾随中国杂技团名扬欧洲。自1963年,试制出长毛绒玩具后,扬州玩具一举轰动广州交易会。上世纪80年代,扬州人又选用仿真皮原料创制出新的毛绒玩具,使得扬州玩具继续风靡国际市场。

  2003年底,扬州玩具生产企业只有200多家,从业人员约1万人,年产值30亿元左右。2004年,浙江人在江阳工业园投资3个亿打造五亭龙玩具城,该项目是目前亚洲最大的集生产、研发、销售、展览、旅游于一体的玩具中心,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到去年底,玩具生产企业达到1050家,从业人员达10万之众,年产值达60亿元,整整翻了一番,玩具直接出口达1.0987亿美元,传统的玩具产业真正成了扬州人的“富民产业”。

  去年,扬州又获得了“中国毛绒玩具礼品之都”这一封号,“之都”意含了唯一、最大的意思,彰显了扬州在毛绒玩具生产领域的地位。

  今年,中国2020万件玩具在美国被大规模召回,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而作为毛绒玩具加工出口的主要地区??扬州,却没有卷入其中,也不禁令同行和业内人士对扬州毛绒玩具的质量刮目相看。

  “小玩具”

  面临三座大山

  扬州玩具产业的壮大以及产生的一系列数据,却无法掩盖另一组令人尴尬的数字。扬州玩具产业在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机遇与挑战。

  今年,中国“玩具出口品牌与创新战略研讨会”在扬州召开,其间公布了2006年度玩具出口前100名的企业,享有“中国毛绒玩具礼品之都”之称的扬州竟无一企业上榜,这在当地引起极大震动。

  据了解,如今玩具加工业的利润摊薄,无疑加剧了当地本已非常激烈的生存竞争,企业为了首先获得生存权,根本无暇顾及设计、品牌创新,以及人才这些需要时间培养的竞争力。一些企业认为,投资打造创新实力,反而是一种危险行为。第一,投资可能失败。第二,挖墙脚、模仿可能使得投资者给别人做了嫁衣。所以,大家都不约而同选择了现在的生存方式,力争先拼掉弱小的竞争对手。

  中国亟需从“制造”到“创造”

  在世界市场上,有1/3的长毛绒玩具来自“中国制造”;在中国,有70%的长毛绒玩具来自“扬州制造”。但一个现实是,目前,90%的扬州玩具企业都是外贸企业,走的是“贴牌”生产、来料加工的路子。

  一张碟片,一只长毛绒小熊,构成了“爱心熊”玩具的设计。设计的核心是碟片,碟片是一部关于爱心熊的动画故事,先让顾客喜欢动画,再喜欢玩具,这就是设计者的营销思路。在美国,一只扬州产的“爱心熊”可以卖到10余美元,而扬州玩具企业的加工费只是两个多美金。

  2006年,在德国世界杯赛场内外,一只名为“格里奥”的世界杯吉祥物的售价为19.95欧元,而扬州玩具企业制造的“格里奥”出厂价仅为1.45欧元。

  扬州玩具协会秘书长王彬认为,这就是“制造”与“创造”的天壤之别。

  扬州玩具协会刘忠会长认为,目前扬州毛绒玩具产业最为突出的问题是产品创新、品牌创新的步伐不足。满足于“中国制造”,不求“中国创造”;满足于当前任务饱满,不多考虑长远发展;满足于微利赚钱,不求高附加值产品,赢得利润空间。

  玩具行业是劳动密集型的微利行业,多年一贯制、多年老面孔,没有自主品牌,单靠来牌贴牌生产,中间环节盘剥较多,利润的空间狭小,所有这些不利于产业做大、做强。另外,缺少自己的品牌,企业的发展受“上线”公司的控制。这样的企业注定会被牵住“鼻子”走,自身的命运操纵在别人的手里,一旦上级某部分“链条”发生状况,自己的发展之路便会受制。

  刘忠会长认为,让“中国制造”尽快成为“中国创造”,是时代发展提出的迫切要求。

  “员工荒”制约玩具产业发展

  扬州职业大学艺术学院有一个专门培养玩具设计人才的专业,并且学院还下设了“扬州旅游产品设计中心”,在政府的扶持下专门从事富有扬州特色的玩具产品的开发。

  该学院姚干勤老师告诉记者,目前该校培养出来的人才流向有的是自主创业成立玩具设计工作室,有的是进入专业玩具设计公司,还有的则直接签约玩具生产企业的设计部门。但长期以来,扬州的毛绒玩具设计人员始终没有走出模仿国外玩具设计的“怪圈”,大多人无法自主设计属于自己的玩具产品。

  刘忠会长在谈到企业内部压力的时候表示,目前玩具行业员工工资涨幅过快,廉价劳动力的优势已经丧失。扬州本地从事玩具业的人员,不但没有过多的增长,相反有了减少的趋势,与四年前工资相比,涨幅达到50%以上。特别是熟练的缝纫工紧缺,大部分要靠外来打工妹生产,外地打工妹来扬不但要免费安排好住宿,现在还要免费提供午餐,进一步加大工厂成本。“员工荒”的问题突出地摆在了玩具生产厂家的面前,制约了玩具产业的发展。

  面临竞争压力缺少做强意识

  刘忠会长认为,目前扬州的毛绒玩具企业在面临国内市场的强大竞争压力时,缺少了做大、做强的意识,行业的整体团队精神不强。企业考虑自身发展的多,考虑行业整体发展的少;考虑自身利益的多,考虑行业利益的少;单兵作战的多,兵团作战的少。加上少数企业、特别是作坊式的个体企业不顾企业形象,不顾行业自律公约,互相挖人、以次充好、竞相压价,不利于行业发展。

  据记者了解,扬州企业目前还面临着出口退税政策调整、人民币升值、欧盟和美国不断设置技术贸易壁垒等新形势,企业的生产虽然不会危机生存,但却进一步降低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小玩具”

  期待更大作为

  扬州市毛绒玩具协会秘书长王彬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但凡产品融入了人的创造力,它就会发生质变。

  “注入科技元素,变静为动,化软为硬,以新取胜”是扬州市玩具产业能够胜出的最大竞争力。近几年来,广大玩具企业加大科技投入力度,玩具产品出现了智能化趋势,会说、会笑、会唱歌、会跳舞、会发光,在国际市场上大受热捧。另外,部分企业借助电脑三维设计技术,加速新品研发,为缩短大样出品时间、争取更大订单提供了技术支持。

  刘忠会长告诉记者,扬州利达机动玩具公司设计出的“智能识字狗”,这只狗运用了电子信息技术,是一项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创造”,目前,正在进行技术细节的完善。刘忠期待,这项“创造”能够创造出“爱心熊”的附加值。

  近年来,扬州玩具产业已经非常注重人才培养。去年专门挑选出2名技术骨干参加国家级玩具设计大师的评定;已经省教育部门批准设立的职大艺术系玩具设计制造专业,去年也开始招生,第一批60名学生两三年后就将成为玩具设计领域的“新鲜血液”。一些企业也主动扮演“技术制胜”的急先锋角色。“五亭龙”玩具城正与上海同济大学协商开展合作事宜,拟把市场打造成研发、信息和金融中心;“嘉瑞琪”斥巨资建造了一个2700平方米的设计大楼,聘用了20多名专业设计人员。

  “嘉琪瑞”徐总认为,扬州玩具企业除了有创新意识和人才培养计划以外,还应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

  目前,扬州市、区两级政府把玩具产业列入重点产业进行规划,去年“首届中国扬州毛绒玩具礼品节”上,扬州获得了“中国毛绒玩具礼品之都”荣誉称号,为扬州的玩具行业创建了整体品牌。今年,“第二届中国扬州毛绒玩具礼品节”又成功举办了全国性的玩具设计大赛,为扬州玩具行业寻求产品的创新。

  扬州毛绒玩具的发展,一年一个思路,一年一个创新,正在走向产业做大、做强、做好、做优的未来。